南都訊記者商西 昨日,全國人大常委會就新修改的行政訴訟法組織集體採訪,最高人民法院行政審判庭副庭長王振宇表示,將根據新法培訓司法隊伍,清理現有司法解釋,並適時作出配套的司法解釋,對於“老大難”的行政“不作為”訴訟,最高法院行政庭已作調研立項,或將適時推出審理規則。
  政府不作為怎麼判?最高法將抓緊出配套規則
  針對行政機關“不作為”案件訴訟尤其難的問題,王振宇指出,行政“作為”與“不作為”的審查規則有所不同,分別對應行政職權與職責,職權是“法無授權不可為”,職責則是“法定職責必須為”。
  王振宇提到,中國過去把行政訴訟的重點放在行政機關的具體行為上,從世界範圍看,各國也是先解決不亂作為,之後才解決不作為,二者審查難度不同,職權行為一般在法律上有明確約束,職責行為相比之下往往有很大裁量性,更難審查。
  近年來行政不作為案件訴訟需求加大。王振宇表示,最高法行政庭已對不作為案件進行調研立項,希望適時推出一些審理規則,此次行訴法修改明確了行政機關一些履責和不作為的領域,最高法將抓緊出台配套、可操作的規則。
  “民告官”會否井噴?全國行政審判法官不足萬人
  從立案審查到立案登記,再到擴大受案範圍、暢通訴訟渠道,新行政訴訟法對解決立案難問題著墨頗多。新修改的行政訴訟法將於明年1月1日起實施,今後行政訴訟案件數量會不會井噴?北京大學法學院教授薑明安和清華大學法學院教授何海波均認為,案件數量可能成倍增長,但不會井噴。
  “我們不作預測,因為各種預測往往缺乏科學的依據”,王振宇昨天表示,目前全國行政審判法官不到一萬人,如果案件數量井噴,法院確實可能會手忙腳亂,但老百姓願走法治渠道,說明有法治理念,就應當按照社會需求重新構建行政審判的機制、隊伍,這才是正解。
  實行立案登記制,是不是意味著“民告官”將零門檻?王振宇向南都記者解釋,登記立案並不是想起訴就可立案,也有審查,比如材料齊不齊、訴權足不足,但由過去的實質審查變為形式審查,由過去好幾道門檻儘量變成一道門檻,實際上是降低門檻。
  老百姓勝訴率會否提高?個別省份民告官僅2%勝訴
  何海波在會上提出一個問題:行政訴訟法修改後,老百姓勝訴的比例會不會有明顯大幅度提升?他指出,從近年統計數據看,行政訴訟中,法院一審判決原告勝訴的比例不到10%,即使考慮少量二審勝訴情況,“民告官”通過法院判決勝訴的“十個中不到一個”。
  王振宇也指出,當前中國行政訴訟一個特點就是原告勝訴率比較低,10年前約為30%,近年來基本在6%-7%左右,一些省份甚至只有2%,最主要的原因是“人民法院受制於地方”的審判體制,一些地方甚至出現行政案件“件件上訴”。對此,新修改的行訴法明確規定,行政機關不得干預法院辦案。  (原標題:政府“不作為”怎麼判 最高法擬出配套規則)
創作者介紹

ij33ijxms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